对话尤西·戈曼 Jussi Goman

Jussi Goman

尤西·戈曼在工作室, 2017

Jussi Goman

作品细节, 2017

Jussi Goman

尤西·戈曼
On a String, 2016
布面亚克力
80 x 70 cm / 31.5h x 27.6 inches
JGOM_004

Jussi Goman

尤西·戈曼
Snug Fit, 2016
布面亚克力
80 x 70 cm / 31.5h x 27.6 inches
JGOM_005

Jussi Goman

尤西·戈曼2016展览现场

尤西·戈曼

尤西·戈曼在工作室,2015

尤西·戈曼与80年代的色彩

 

 

尤西·戈曼,您最具代表性的丙烯作品色彩绮丽,无论是恶作剧般失真的透视,对于艺术史中知名主题的暗示,还是流行艺术特有的轻松愉快、热情洋溢等特点,都给芬兰艺术界带来很多快乐。丙烯颜料的塑料光泽和您对细节的刻画赋予这些静物和肖像作品新鲜、出人意料的内涵。众多观者也注意到您的风格和野兽画派画家,特别是亨利·马蒂斯有着一种紧密的联系。

 

1.请谈谈您与艺术史的关系?

 

艺术史为创新——以及为新的建筑的建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新建构”也总是占据着艺术史的半壁江山。然而当我创作时,我不会考虑艺术史或者任何特定的艺术家,也不会想把自己的下一幅作品纳入任何流派。我只关注绘画自身的内在生命力。

 

 2. 您的画作以其反现实的惊艳色调和动态笔触为人所熟知。色彩对于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色彩渲染了绘画的情绪。我并没有最喜欢的颜色,但是我常常倾向于使用一种特定的色彩或是颜色搭配,直到厌倦为止,然后再以光谱上一个新的、更加有趣的色彩继续。

 

我凭直觉进行创作,通过色彩反映世界或是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我最新的作品重温了我的童年,即80年代的色彩:一件白色有领衬衣的胸前口袋隐隐透出一个亮橘色烟包,沙沙作响的风衣带有柔和的霓虹色调。

 

3. 某些题材和细节常常在您的画作中反复出现——如餐桌、黏着的绷带和被丢弃的泡泡糖似的丙烯颜料。这些特定的细节是如何成为您作品中的一部分的?

 

我喜欢使用大家熟悉的简单视觉元素,它们令我十分着迷。我试图为每种元素找到一种独有的表达方式,来创造“完美的画作”。餐桌为呈现这些有意思的视觉元素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面,这是我从传统静物体裁中汲取到的灵感。泡泡糖般的丙烯材料突破了二维表面,增添了动感与活力。黏着的绷带是一种能够纠正布局错误、或把不同颜色平面桥接在一起的精妙设计。

 

火炬是我在近期画作中常用的一个新题材。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胜出的第二天,震惊之余我创作了首幅有关火炬的艺术作品。几个世纪以来,举着火把的美国自由女神像一直是欢迎移民来美国的象征,但现在它已与代表分歧、冲突的标志交织在一起,如带刺铁丝和墨西哥边境墙。

 

4. 您的画作中有许多幽默的元素,看起来您十分享受自己的创作过程。您怎样形容您的创作过程?

 

我不断探索着绘画中鼓舞人心的新事物。为了从这个历史悠久、高度传统的艺术表达形式中寻找一个新颖的角度,我尝试了包括剪切、粘贴和变形等不同的方式。在作画过程中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我只是盯着画布并试着领悟未完成的作品。

 

当思绪自然而然流动时,创作的过程极富趣味、令人享受,这时极有可能创作出令我自己满意的画作。另一方面,有时我会毫无头绪。极少数情况下,当我陷入陈规俗套或被自己的思路激怒时,我会彻底搁笔。通常我会通过学习艺术史找到一个新角度,有时也会连续几周将自己浸于音乐的海洋中。这样的日子是必要的,因为它们会迫使你反问你自己并从一个新的角度对自己正在做的事进行反思。幸运的是,观众只会看到美好的成果。

 

通常来说,我以后创作的种子埋于每场成功的展览中。它可能是一个题材、一种颜色、一个形状或是我想进一步详细探索的某个作品的某个片段。当你有了一颗种子,再从“零”开始也会容易一些:在某种意义上,你克服了一部分对于空白画布的恐惧感。

 

5. 您的下一场个人展览将于九月开幕,我们可以有哪些期待呢?

 

丙烯颜料使我着迷,我想探索用尽可能多的方法使用它。在我最新的作品中,我尝试用一种新技法:拼贴。我在大块的凝胶片材上喷绘,然后将它们剪切成形,粘于画布之上。这使绘画方式变得更加丰富多样,也为我的构图增添了新的锐度和趣味性。在即将与大家见面的作品中,我也第一次尝试了纸制拼贴,它们与我的画布进行互动并产生丰富的对话。

 

尤西·戈曼的个人展览将于秋季,即2017年9月15日至10月8日在赫尔辛基的Forsblom画廊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