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尔莫·马基拉访谈

Jarmo Mäkilä

Hirveksi muuttunut poika salaisuuksien portilla III / The Boy who Turned into a Moose at the Gate of Secrets III, 2014
Oil on canvas
267 x 196 cm / 105.12 x 77.17 inches
82GF8535
 

Jarmo Mäkilä

Jarmo Mäkilä
View from the artist's studio, 2017
 

Jarmo Mäkilä

Jarmo Mäkilä

Jarmo Mäkilä

The Dance Class, 2012
Oil on canvas
196 x 151 cm / 77.2 x 59.5 inches
82GF6578
 

Jarmo Mäkilä

Jarmo Mäkilä
Sirkuksen poika / A Son of the Circus, 2012
Oil on canvas
203 x 150 cm / 79.9 x 59.1 inches
82GF6328
 

Jarmo Mäkilä

Jarmo Mäkilä
The boy changed into a stag at the gate of secrets, 2016
Bronze, steel, mixed media
250 x 160 x 191 cm / 98.4 x 63 x 75.2 inches
 

 

亚尔莫·马基拉——芬兰视觉艺术界的彼得·潘

 

在四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您被誉为极具天赋的画家和绘图员。这些年来,您多次改变自己的创作风格。在创作生涯早期,您将当代主题与艺术史上的隐喻相结合;到了 20世纪80年代,您从流行文化汲取灵感。而您最近的作品似乎介于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之间。

 

1. 您如何看待变化?您是如何形成您现在的风格的?

 

艺术家必须愿意拥抱改变。绘画意味着将心理能量转移到画布上,因此你不得不处在永恒的变化之中。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完全改变绘画技巧。只要你坚持探索,就可以坚持自己的风格。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想法和视角都可能改变,但你必须保持并且不断调整自己的风格。

 

尽管这些年我的绘画作品的外在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是我的全部作品都反复体现了某些特定主题。我对人类大脑如何运作感兴趣,将信息分解成碎片并将其重新组合在一起的认知过程尤其让我入迷。

 

2. 除了绘画,您还创作装置艺术、泥塑和青铜雕塑,是什么激发您从事雕塑艺术的创作?

 

在就读于芬兰美术学院之前,我曾在赫尔辛基艺术与设计大学花了一年时间学习雕塑。那时我的动态雕塑作品颇像绘画作品,而我20世纪80年代的绘画作品属于后现代主义风格。最近我对三维形式的作品越来越感兴趣,于是我开始创作装置艺术,继而进行雕塑创作,从泥塑到青铜雕塑。目前我正在自由尝试雕塑及其各种创作技巧。雕刻很有趣——这也是艺术创作对我而言的重要意义:让人心情愉悦。

 

我的装置艺术和雕塑作品与我的绘画作品紧密相关。通过不同类型作品之间的动态张力,我能够最强有力地表达出我想说的东西。雕塑作品为展览增添了物理与空间维度,使其变得更为生动。尽管我永远不会放弃绘画,但我认为雕塑是我未来的媒介,因为它为我提供了更多实现自我的机会。

 

3. 这些年来,年轻男孩一直是您作品中不断重复的主题。这个年龄段有什么特别的象征意义吗?

 

男孩使我在一定程度上回忆起我的童年,这与我对过去进行沉思的过程有关。然而,我的艺术并不取材于过去,相反它表达的主题具有普遍性,任何人都能与之产生共鸣。童年是人生中最原始混沌的阶段,因为我们的想象力在那时最为丰富。当孩子发现一个启发灵感的地方时,他们能够在大脑中创造出最疯狂的世界。年少时期没有被诸多限制和责任压身,是探险的好时光。成年后,我们不得不忍受使生活变得无趣的各种限制。人啊,越长大,越无趣。

 

4. 您的艺术作品包含了很多层面,而且充满了对音乐、文学等其他艺术形式的参照。是否有某些特定的作品对您产生了影响? 

 

芬兰诗人阿托·梅勒里曾告诉我,我是芬兰最具文学气息的画家。音乐也对我产生了重要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例如,20世纪70年代,受到弗兰克·扎帕在同一首歌曲中将交响乐和流行音乐相结合的方法的启发,我在绘画作品中表现出相似的混合风格。库尔特·冯内古特的书籍、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和威廉·戈尔丁的《苍蝇王》都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岁左右,我开始思考构成我们思想的碎片。我们所处理的信息来源广泛,包括书籍、杂志、议论和音乐,它们将我们的想法分解成碎片,并模糊了现实的界限。这种理解对我自身和艺术创作都产生了巨大影响。

 

5. 相比之前,您最近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变得更为阴郁。这是不是象征着画中的男孩们终于长大成人?

 

在我的绘画作品中,男孩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彼得·潘或电影《捉鬼小精灵》中的男孩们:他们永远不想长大。或许他们想坚持探险,越久越好。我的艺术主题仍与之前保持一致,但成长赋予我的创作新的内容。这段时间我创作的作品越来越少,而且表达的情感更加忧郁。积极的混沌状态被某种偏离正轨的东西所取代。

 

现在,我感觉自己突破了所有束缚,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淋漓尽致地体现在我的画作中。 近年来我的作品开始获得国际认可,似乎能够跨文化地传达信息。最近我在美国和欧洲各地举办了展览。今年二月,我将在芬兰坦佩雷Sara Hilden艺术博物馆举办回顾展,也将在德国和俄罗斯举办展览。目前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只要有时间好好反思自己,我会想想下一步将去向何方。

 

亚尔莫·马基拉的回顾展于2017年2月11日在芬兰坦佩雷Sara Hilden艺术博物馆开幕,并将持续展出至5月28日。Forsblom画廊将于2017年2月10日至3月5日举办他的作品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