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安娜· 乌蒂宁

LIVE

赫尔辛基

2018年10月26日—2018年11月25日

Marianna Uutinen

Marianna Uutinen

Mobile, 2018

Acrylic on Canvas

220 x 400 cm / 86.61 x 157.48 inches

MUUT_023

Marianna Uutinen

Drifter, 2018

Acrylic on Canvas

110 x 230 cm / 43.31 x 90.55 inches

MUUT_022

Marianna Uutinen

Spaceballs, 2018

Acrylic on Canvas

290 x 192 cm / 114.17 x 75.59 inches

MUUT_024

Marianna Uutinen

Solar Painting Club, 2018

Acrylic on Canvas

111 x 231 cm / 43.70 x 90.94 inches

MUUT_019

Marianna Uutinen

Summer File, 2018

Acrylic on Canvas

180 x 140 cm / 70.87 x 55.12 inches

MUUT_016

Marianna Uutinen

Once Upon A Time, 2018

Acrylic on Canvas

80 x 80 cm /31.50 x 31.50 inches

MUUT_013

Marianna Uutinen

Dirty Snow, 2018

Acrylic and plastic on canvas

159 x 145 cm / 62.60 x 57.09 inches

MUUT_011

新闻稿

玛丽安娜·乌蒂宁: LIVE

Forsblom 画廊,10.26 –- 11.25, 2018

艺术家本人将莅临开幕式: 2018年10月25日下午5—7点

 

我们难以忘记那些当我们认为已经死亡的东西突然复活的时刻。例如,深夜当人们被树枝敲打窗户的声音吵醒时,就好像是树木挥舞着四肢以夜空为幕上演着一出怪异的哑剧。或者一片看似毫无生机的塑料,出乎意料地爆发出缤纷的写意色彩,或似诱人的性感皮肤,镀金的圣像,或像吞噬一切的黑洞——不可思议地吞没周围的光以及时间,空间,运动和生命本身。

 

玛丽安娜•乌蒂宁(生于1961年)是一位擅长将神奇的视觉幻象和无机材料意外复活巧妙转换的大师。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她将绘画的才能拓展至雕塑和装置艺术中而获得了国际认可。然而由于她具备的材料应用的特质以及对于自然构成的开创性、全面性的理解使得人们对自然基础美学的传统观念产生了颠覆。

 

她关注的主要焦点不是所描绘的主题,所选用的技巧,作品的形式或艺术家内心世界的表达,而是以绘画的形式在世界中感知物质的具体化。在她的绘画中,时间从来都不是线性的。她从将丙烯酸涂料涂抹在塑料基底上开始。然后,她小心翼翼地将颜料从表面剥离,翻转,再将修剪好的或光滑的丙烯酸树脂片粘合到一块新的画布上。由此,她创造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图案构局:最先的涂层出现在作品的表层,而最后创作的涂层隐藏在底部—颠覆了惯常的顺序。她画作的原料的最终体现是巴洛克式放纵和斯塔克极简主义的奇特混合。 形象元素无处不在,但最终绘画的对象和内容不是任何特定的图像或符号,而是无机材料令人惊讶地活灵活现的展现。

 

乌蒂宁认为:“绘画是活生生的图画” 。这种生活观念在许多层面上都能找到切实的表达方式。一方面,她的画作通过将非有机材料带入生活拓展了我们对自然构成的理解。另一方面,她的画作又牵引着我们置身于画中展示自我。她的绘画为继续对话预留了很大的空间,以至于我们能够将几乎任何东西投射到它们的表面:平庸、世俗、神圣、宇宙、概念和感性—一副完整的生命挂毯。然而,突然有些东西似乎逃离了我们的掌控;有些东西似乎触手可及,突然变得遥远,更远,难以捉摸和难以形容。

 

安妮塔· 塞拜教授

赫尔辛基艺术大学美术学院

 

乌蒂宁跻身于芬兰当代最杰出的艺术家行列。她在芬兰和欧洲举办了许多重要的展览。她于1997年代表芬兰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她的作品在芬兰被广为收藏,包括萨斯塔莫伊恩基金会收藏、赫尔辛基奇亚斯玛当代艺术博物馆、赫尔辛基艺术博物馆(HAM)以及包括斯德哥尔摩现代博物馆和哥本哈根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等众多外国机构收藏。她目前生活、工作在赫尔辛基和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