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玛拉·皮萝拉

日间天文

赫尔辛基

2018年8月17日—9月16日

Tamara Piilola

Tamara Piilola

Land of Milk and Honey, 2018

Oil and tempera on canvas

150 x 360 x 2.50 cm / 59.06 x 141.73 inches

TPII_009

Tamara Piilola

Tamara Piilola

For the Love of Science, 2018

Oil and tempera on canvas

170 x 240 cm / 66.93 x 94.49 inches

TPII_001

Tamara Piilola

Tamara Piilola

Shelter, 2018

Oil and tempera on canvas

130 x 180 x 2.50 cm / 51.18 x 70.87 inches

TPII_005

Tamara Piilola

Tamara Piilola

Organism, 2018

Oil and tempera on canvas

90 x 65 x 2.50 cm / 35.43 x 25.59 inches

TPII_004

Tamara Piilola

Tamara Piilola

Earth Keeps Rotating in Space, 2018

Oil and tempera on canvas

170 x 240 x 2.50 cm / 66.93 x 94.49 inches

TPII_003

Tamara Piilola

Tamara Piilola

Earthlings, 2018

Oil and tempera on canvas

140 x 180 x 2.50 cm / 55.12 x 70.87 inches

TPII_007

Tamara Piilola

Tamara Piilola

Refuge, 2018

Oil and tempera on canvas

180 x 140 x 2.50 cm / 70.87 x 55.12 inches

TPII_006

新闻稿

塔玛拉·皮萝拉:日间天文

2018年8月17日-9月16日

画家本人将莅临开幕式:8月16日5—7点

 

假设这是你第一次注视这世界?你的凝视会不会满怀崇敬?如果一只鹿忽然开口说话?假如你发现路遇到的每一种植物和动物都是智慧生命,那将会如何? -  塔玛拉·皮萝拉

 

塔玛拉·皮萝拉(生于1977年)以观念游戏的形式评判艺术与科学的关系。艺术有着将我们瞬移到不同时空的能力,天文学也是如此;艺术和科学的神奇提供了相似的审美满足感。艺术家在画架前创作时可能会思索科学命题,而天体物理学家在研究宇宙组成时也可能会捕捉到艺术。

 

皮萝拉以星空暗喻绘画的神秘感。肉眼无法在白日看到星星,但我们可以想象它们的存在。当太阳下山时,即便星星开始闪烁,我们也难以彻底理解他们:因为我们仅能看到表象,而无法完全看透他们。有些事物只能靠想象力和幻觉来一窥究竟,艺术思想的诞生也一样。而思想的世界对皮萝拉而言代表了神圣和奇妙,因此她的画作也是对自然和生命延续的致敬。

 

皮罗拉认为光是绘画的基本要素,其次是色彩和所用的材料。她用浓密的涂料反复填充画布,令明亮的光与黑暗的影形成鲜明对比,偶而她也会填入带有装饰感的图案。

 

皮萝拉在芬兰图尔库绘画学院、赫尔辛基美术学院、以及德国莱比锡视觉艺术学院学习绘画。她的作品被包括萨拉·希尔登艺术博物馆,赫尔辛基艺术博物馆(HAM),维伊诺·阿尔托宁博物馆和迪德里克森艺术博物馆在内的众多国际知名机构收藏。这位艺术家在芬兰赫尔辛基生活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