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nice, Bloodygood

赫尔辛基

2018年5月20日 – 5月28日

新闻稿

“我像上帝一样绘画”是芬兰著名艺术家埃伦·塞斯莱夫(1869-1954)的一句名言。这种毫不谦虚的自我恭维与公众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格格不入。历史一再表明,艺术的道路崎岖不平,尤其对于女性艺术家来说。虽说艺术不分性别,但历史却从不公平。各个时期,世界对女性摆出过不同的脸色。几乎所有女性都走过一段大门逐渐敞开的小路,而这些遭遇也永恒地徘徊于她们的生命之中。唯一经受住考验的元素便是艺术,一个永恒的伴侣,一本往事的档案,一盏未来的灯塔--最重要的是,艺术的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Verynice,Bloodygood是由知名芬兰艺术家玛丽卡·马凯拉策划的群展,以激发不同时代出生的女性艺术家间的对话。马凯拉设想的展览是艺术史与当代世界交织的片段,因为艺术来源于生活的语境,从未与现实分离。一瞬,历史成为当下,又一瞬,再次回归于历史。展览中的每位艺术家都以她独特的方式,以她擅长的方式,无论是绘画、纺织艺术还是雕塑,捕捉到了这个瞬间。

 

除了塞斯莱夫,展览还包括了莱纳·卢奥斯塔利宁(1949–2013)、玛丽卡·马凯拉(1947)、玛丽亚塔·塔皮奥拉(1951)、尹卡·基瓦洛(1956)、克里斯蒂娜·瑞斯卡(1960)、玛丽安娜·乌蒂宁 、詹妮·希尔图宁(1960)、尚塔尔·约菲(1969)、安娜·图奥里(1976)、艾玛·赫勒(1979)和伊内斯·塞德霍尔姆(1991)的作品。